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定西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0:51:09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定西白癜风医院,凤凰白癜风医院,福建白癜风传染吗,永仁白癜风医院,南汇白癜风医院,泸溪白癜风医院,二十多年的白癜风能不能治愈

在性骚扰事件中,女性是常见的受害者。图/Law Farm

采访整理/王大可

仲大军“地铁猥亵殴打女乘客”案,后续调查究竟如何了?在搜索引擎上搜“仲大军”,5月30日-6月1日之间有密集报道,之后就渐渐没有消息了。媒体人王志安对仲大军的视频专访,放出了一点风声后,也一直拖着没有发布。

不过王志安透露:“仲大军在采访中,从宏观上论述了这次事件发生的原因,他认为,这是一场文化冲突和代际冲突,他希望不要从色情的角度去看这一事件,而是要让观众关心如何弘扬正能量。”将打人和性骚扰说成是“正能量”,这是正能量被黑得最惨的一次。

无独有偶,中金某小中层向女下属索要性服务,又是利诱又是威胁:“这就是一个名利场,你愿意吗?”搞不好,职场性骚扰也会被堂而皇之地包装成阶层冲突的内在危机。

性骚扰就是性骚扰,得不到立即而有效的制止,就有可能发展为性侵。在以下10位受访者的经历中,有受害者因为得不到亲人的支持而蒙上心理阴影,有作案者得不到合理的处罚,还有人在酒醉状态下被同事侵犯。

有的性骚扰案件的确难以取证,但不要忘了,受害人的证言就是最有力的证据之一。

被性骚扰,女孩何错之有?

@废人 19岁,女,大学本科在读

高考前一天,学校放假布置考场。当天下午,我的闺蜜哭着跑到我家来说,她上街买文具的时候,一群杀马特飙着摩托从远处逼近,她正准备躲开,坐在后座上的小混混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袭她胸,然后一群人嚣张地笑着骑远了。

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说感觉自己很脏,不想参加明天的高考了,我完全不知从何安慰。后来她的高考发挥得不太理想,不知道这件事对她的影响到底有多大。因为高考失利,她暑假郁郁寡欢了很久。

其实,她何错之有?这种被侵犯后反而认为自己变脏了,生怕被他人知晓的心理,也是男权社会贞操情结的遗毒吧?

台湾桃园,一男子骑机车尾随落单女子,伸手袭胸。图/TVBS





我和室友与偷窥狂硬扛始末。

@老何上,27岁,女,中学教师

大一那会儿,我们宿舍在一楼,后面靠山,山和宿舍之间有一条幽静的“保研路”。

有天晚上,室友A在阳台洗衣服,突然发出一声尖叫,然后我听见宿舍窗外绿化带簌簌作响,我忙问是蛇吗!她大叫变态偷窥,抓变态!我们几人冲到阳台,那人早已无影无踪。

第二次,据室友B描述,她洗澡忘关窗,想起来时正准备关,窗外赫然是一张脸,她一边尖叫一边操起马桶刷拼命往窗户方向捅,骂了很多脏话,其实这时候偷窥狂早就逃之夭夭了,马桶刷被捅断了她才停手,开始哭。

第三次,我和室友C从图书馆回来,远远看见有个男的站在我们宿舍窗外,红帽子白T恤,不清楚站在草丛里做什么。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外卖小哥,走近一点才发现那男的在手淫。我示意舍友别再往前走,我们悄悄去保卫室报案,保安从小路两头包抄,捉住了他,他像一个女孩一样嘤嘤嘤哭了起来。

捉住偷窥狂,我们一楼宿舍的女生都十分振奋,纷纷跑出来看热闹。但最后学校的处理结果让我们很不服气,因为偷窥者系本校学生,校方说没有产生什么恶劣影响,批评教育一番,给予口头警告,就这么算了。

2014年4月,云南泼水节,23人因猥亵妇女被捕。图/icpress

吐槽一阵,这件“小事”就翻页了?

@两耳不闻,23岁,女,研究生在读

这件事发生在我读本科的时候,我们根本没意识到那已构成骚扰。

我当时报了一个书法班,那位男老师长得挺帅,班上女生都挺崇拜他。令我不舒服的是,他会手把手教你运笔,这令我很尴尬。

我讲给室友听,却被她们嘲笑:“他仪表堂堂一个大学教授,不至于揩你油吧?”我也怀疑是自己敏感了。后来有一次,我脸过敏,病好了我复课,老师见了我就说:“呀,脸好了呀?”顺势在我脸上掐了一把,给我感觉就像阿Q调戏小尼姑一样……

再后来,他给我发了一些带有性暗示的短信。我私下一打听,原来不止我一个女生收到他发的淫秽信息。当时感觉他道貌岸然得令人恶心,没有意识到那就是性骚扰,只是拉黑他,再也不去上课了。

现在回想感到震惊的是,当时那么多女生只是相互之间吐槽一番,说一句“以后多长个心眼”,这事就这么过去了。

很多性骚扰和性侵案件,发生在职场熟人之间。

如果换作现在的我,可能会拼个鱼死网破。

@清欢,30岁,女,公司主管

刚工作那会,有一位男同事算是大学校友,对我特别照顾,作为一个新人,还是很享受学长的照顾带来的便利。后来他开始和我玩暧昧,我对他也颇有好感,但是知道他有女朋友后,我对他能躲则躲。

有一次同事聚餐,那是我第一次喝酒喝断片,上司可能考虑到他和我素来关系融洽,安排他送我回家。我只记得我们一起上了出租车,然后第二天醒来时,我赤身裸体地躺在酒店里。他解释说他也喝醉了,恳求我不要说出去。我当时脑袋全懵的,匆匆套上衣服夺门而出。后来他变本加厉地纠缠我,直到他离职,我才得以解脱。

当时顾虑到爸妈也生活在这座城市,怕事情闹大了让父母也难堪,所以选择回避。如果换作现在的我,可能会拼个鱼死网破。

来自职场上司的性骚扰事件屡见不鲜。

我没忘,但也只能假装忘了。

@预蓝,26岁,女,审计

虽然我们家没有什么性教育,但我不知道从哪得到的启蒙,对男女之事了解得很早,一年级时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家里表哥很多,独我一个女孩,他们有的上五六年级,有的上初中,他们经常凑在一起说一些很下流的笑话。

有一次,他们开着玩笑,其中一个五年级的表哥突然把我压在身下,嘴里说着很脏的话,我很不舒服,求他放开我,但他不依不饶,依旧隔着衣服拼命蹭我,我又急又气,大哭起来,好不容易才挣脱。旁边的表哥非但没有帮我,还在哄笑!

从那以后,我对他们的信任彻底崩塌,每次亲戚聚会,他们的活动我绝不参与。现在大家都长大了,我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这段事,我没忘,但也只能假装忘了。

韩国电影《素媛》,讲述了一起幼童性侵案,由真实事件改编。

表叔让我恶心,妈妈让我伤心。

@陈某人,28岁,女,幼师

表叔是医生,长辈都很欣赏他,一直让我们向他看齐。我小时候也很崇拜他,喜欢和他玩。

那时候我大概在幼儿园中班,他总哄我玩医生和病人的游戏,让我平躺到沙发上,量体温听心跳,把我内裤褪下来检查身体。我那时什么都不懂,只是很害羞,因为妈妈说过内裤不能给人看。

后来我告诉妈妈,没想到妈妈却很生气地骂我。我隐隐感觉到,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,从此开始疏远表叔。长大后,我才知道当时的“过家家”意味着什么,又恶心又后怕。妈妈当时的态度影响了我很久,后来我所有秘密都没有再和她分享。

现在我是一名幼儿园教师,在这方面的启蒙上格外上心,希望不要有可爱的小朋友因为家长的一时疏忽而受到伤害。

电影《熔炉》取材于2005年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发生的性侵幼童事件。

遇上变态还能骂几句,

领导饭局开车只能忍气吞声。

@雪饼大师,25岁,女,文员

最不能忍的,是饭桌上的猥琐老男人。满嘴跑火车,开口便是一阵“污污污”浓烟滚滚。

最可气的是,无论你回应不回应,他们都乐在其中,若是害羞点的姑娘,面红耳赤不知如何应对,老男人们就享受这种挑逗小姑娘的乐趣。

我们公司有位快人快嘴的“悍妇”小姐姐,有次在饭局上,老男人们不出所料地又拿公司新人开涮,在座的女性在肚子里翻白眼,敢怒不敢言,唯独这位悍妇姐姐,几句话像机关枪似的顶了回去。当时简直要为她拍手,心想烂荤gag这会该消停了吧?结果老男人瞠目结舌一阵,然后哄堂大笑,继续乐此不疲。得,这帮傻叉把悍妇姐姐的金句当调节气氛了。

说实话这种饭局很反胃,真遇到变态你还能撕破脸骂他祖宗踢他裆部,但是老板开车忍气吞声还不能摆脸色。唉,生活好难。

在老男人的饭局上,讲黄段子是常有的事。图/《海上花》

怕麻烦不报警,

以后很可能还会有其他人被性骚扰。

@张杰,27岁,男生,互联网从业者

我有一次在寺里投宿,遭到一名和尚的性骚扰了。

那是在四川某禅寺,念大学的时候入川游玩,我在火车上还读了《蜀山剑侠传》,读到某禅寺是一个淫窝,没想到后来去的寺庙,刚好就跟书的寺庙同名。

当晚,我们在山上住宿,我去公共厕所方便的时候,有一中年和尚站在门口问了我几句话,大约是家乡在哪、来四川做什么之类的话,我离开时,他走过来勾肩搭背,我正感到他走得太近了,他突然伸手往我肚子下摸去,我顿时吓得跳到一边,手臂里夹着的iPad都摔地上了,当即吼了一句你干嘛,他就赶紧溜了。

后来回到厢房一问,好几个同行的男生都遭到了这个和尚的性骚扰。可能因为小时候被伙伴玩过“猴子偷桃”之类的事,我没留下什么心理阴影。后来回想,由于我们怕麻烦而没有跟寺里反映或报警,他的行径得不到制止和曝光,以后很可能还会有游客被他骚扰。

性骚扰也可能来自同性。

那一刻,我突然意识到,

自己只是个敢说不敢做的键盘侠。

@泡桐 22岁,女生,应届生

自从林奕含的事之后,网络又爆出仲大军地铁打人事件,再一次把性侵和性骚扰这件事推到公众视野。虽然没有参与讨论,但我心里为女性站队,认为女性应该勇敢说出经历,维护自身权益。我经历的事,恰好也在此期间。

前段时间,我挤地铁的时候穿了短裙,靠着门边,感觉裙子好像被撩起来一点点,我回头看,身后人很多,左顾右盼不知道元凶是谁,过了一会感觉有人用身体蹭我,说实话地铁这么挤,也搞不清是他人无意之举,还是故意借机揩油。

然而我的第一想法竟然是难为情,因为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神经病,会不会有过激行为伤害我,而且感觉车厢里出了事很可能没人站我,觉得憋屈又不敢声张,如果对方脾气暴戾和仲大军一样要动手,我完全没有胜算可言。所以我就赶紧下地铁换一班搭乘。

那一刻觉得自己很键盘侠,道理都懂,但真遇到时还是很害怕,不能像想象中的那样杠到底。好怂。

地铁痴汉的三种性骚扰方式。

从逃避到反击,我花了很多年。

@阿柒,31岁,女生,媒体人

小学毕业的夏天,我在新华书店找初一教辅。天气很热,我穿着的确良短裙,忽然感觉有人蹭我臀部,转头看又没有发现周围的人有什么异常。后来明显感觉到是手,扭头看到有个男人站在身后看书。因为难为情和害怕,我没敢动,只是移到另一个书架边上。然而,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又到了我的身后,我回头瞪他,他若无其事。我不知所措,唯有赶紧逃跑,书也没买成。

第二次是高中入学前,体检结束后回家。进楼的时候,从楼上下来一个男人叫住我,与我闲聊,我以为是某个没见过的邻居。他在攀谈中得知我去体检,称自己是医生,恰好在我体检的定点医院,当时他说的细节和现实很符合,我懵懂地信了。聊了一会儿后,他说:“你有点驼背,是不是脊柱有些异样?”接着就伸手到我的衣服里,说要替我检查,方觉大事不妙,赶紧跑了。

性骚扰这件事,从逃避到反击,我花了很多年。工作之后,女性的自我意识很强,当明确认识到自己是受害方,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只会害怕和逃走,而是用巧妙而解气的方式处理。

有一次遇到公车痴汉,我站在后门边上,先不发作,等到开门的当口,趁机踹他裆部,把他踢下车去了。当然,女性往往处于弱势,所以切记审时度势,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基础上想办法解决问题。

小新推荐

点击图片即可阅读

轻松应对吧,其实大学也就那样!

是的,80后已经被拍死在沙滩上了
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海南根治白癜风的中医